来源:中国经济周刊

  随着新能源汽车渗透率的不断提高,围绕车辆保险问题的讨论日益激烈。

  乘联会数据显示,今年5月,国内狭义乘用车市场零售销量达171.0万辆,其中新能源狭义乘用车销量80.4万辆,实现同环比双增长,零售渗透率也由2023年同期的33%提升至47%,这一数据再创历史新高。

  但对广大新能源车主来说,给车上保险仍是一件“头疼”的事。同等价位的汽车,新能源汽车上保险很有可能更贵。例如近期备受关注的小米su7,虽然售价在30万元区间,但首年保险费用却和售价50余万元的燃油车相当。

  除了保费贵,新能源车主还要面临一系列保险问题。“两年没出险,保费反而更贵了”“有一个违章,就被拒保了”诸如此类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  一面是车主喊贵,一面却是险企集体喊亏,这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?新能源汽车保费贵、上保难等问题能否被尽快破解?

新能源车保险:车主喊贵险企喊亏  第1张

  车主吐槽“电动爹”保费贵、续保难

  “我的新能源汽车一直没出过险,续保时保费却涨了,真是‘电动爹’呀。”北京居民孙先生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吐槽道。

  据了解,孙先生买车两年,第一年保险是6000余元,第二年降到了4500元,今年续保时,保费竟然涨回到两年前的价格,保险公司给出的续保价格都在6500元以上,甚至还有报价超过7000元的。

  除保费贵外,还有车主反映续保的难度也变大了。“车险7月到期,保险业务员说我有个违章,风险系数高达99(满分100),不搭配座位险就不能续保,但我全年就一个插队违章,扣了3分,不至于影响续保吧?”上海的李女士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。

  浙江的刘先生也遇到了上述问题,据他介绍,他的车价格不到20万元,2023年买车时的保险落地价为3000元,这一年中因为溜车出过一次险,今年续保时已经被两家保险公司拒保,愿意承保的保险公司甚至开出了13000元的“天价保费”。“我之前开的奔驰续保也才8000元,怎么不到20万元的新能源车续保这么贵?”刘先生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吐槽道。

  据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了解,上述车主的经历并非少数,实际上,与燃油车保险相比,新能源车险普遍具有单均保费高、出险频率高、综合成本高等特点。

  “保险公司也是要盈利的,总体来讲,保险公司费率是根据上一年的赔付率来计算。如果上年赔付的金额太多,次年的保费就会整体增加,并且保险公司为了不让自己亏损,也会挑车主,以减少损失。那些出过事故的车主,可能会被拒保。”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翔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表示。

  瑞士再保险中国原总裁陈东辉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表示,一方面,新能源汽车多以新车为主,零配件还没有市场化,维修的价格较高;另一方面,保费是和风险匹配的,面对新能源汽车的新功能,司机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,这就导致新能源汽车的出险率较高,保费自然就高。

  此外,陈东辉还提到,网约车中新能源汽车的占比相对较高,这也是影响新能源汽车整体保费的重要因素之一。“网约车的公里数会远高于正常车,应按照营运车的条款上保险,但有部分网约车是以家庭自用车的费用来上的保险,这就导致保险公司亏损,以至于整体保费上涨”。他说。

  保险公司也一肚子苦水,为何保费高还是喊亏

  保险公司也是一肚子苦水。在车主喊贵的同时,保险公司却在喊亏。东吴证券在研报中表示,当前部分新能源车型采用高集成度、高价值的原厂配件或一体化设计,叠加社会化维修服务能力不足,导致维修费用较高,赔付率显著高于燃油车。

  申万宏源研报显示,新能源车险的赔付率平均接近85%,大部分险企的新能源车险业务处在盈亏线边缘,亏损压力较大。以车损险为例,新能源车中占比最高的家用车出险率高达30%,显著高于燃油车19%的数据。

  东吴证券研报显示,2023年新能源汽车保费规模为1001亿元,增速为80%;车均保费为4903元,增速为2%。

  据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了解,保险公司确定一款车的保费主要依据三个核心指标:一是基准费率,这项多为行业统一标准;二是NCD系数(无赔款优待系数),由被保险人连续投保年限和出险次数决定,出险次数越少,保费折扣越高;三是自主定价系数,由保险公司根据车型、议价能力等因素自行设定调整因子,系数越高,保费越高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个别地区会参考交通违章系数,违章行为将导致保费上升。

 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汽车金融分会副秘书长周伟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表示,对个体消费者来说,若某款车型的赔付率高,保险公司会调整这款车型的整体定价系数,从而影响到个体消费者。

  对此,周伟建议消费者买车时尽量避免网约车车型和赔付率高的车型,在上车险时可多选几家保险公司比价。此外,他还建议厂家联合保险公司,加强在车型设计及智能安全控制方面的投入。

  问题可以解决,也正在被解决

  不过,各方正在合力推动问题的解决。

  商务部副部长盛秋平近日表示,商务部将研究推动优化新能源汽车保险费率,推动提高新能源汽车社会化维修服务能力,着力解决群众购车后顾之忧。

  2024年4月,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财产保险监管司下发了《关于推进新能源车险高质量发展有关工作的通知(征求意见稿)》,拟推动新能源商业车险自主定价系数范围按照0.5至1.5执行,提升保险公司自主定价能力。同时,鼓励行业研究推出“基础+变动”组合保险产品,为兼职运营网约车的新能源车提供更加全面的保险保障。

  在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,新能源汽车保险应该充分利用新能源汽车的数据优势。他建议,通过精确计算某类客户和车辆的行驶特征,将其归纳成几类典型客户,合理降低普通司机的保费。针对使用里程过高的用户要给予相应的政策性补贴,对规范的运营类车辆实施保费优惠政策。

  陈东辉建议,将新能源汽车保费价格与车辆风险匹配起来,即以网约车为主的营运车辆要多交保险费,这部分保费由网约车司机和平台共同承担。“高额的保费对部分网约车主来说是个沉重的负担,这或将导致部分车主不上保险,风险更大。平台加入进来后,能防范上述极端情况发生。”他说。

  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,保费贵、上保难是一个暂时的困难。张翔认为,随着新能源汽车技术日趋成熟,保有量日益增大,相关出险率就会降低,保费贵、续保难的问题也将迎刃而解。陈东辉对此也持相同观点:“这些问题都是可解决的,实际上也正在被解决。”